崔哲博客

根据相关法律法规,相关内容不予显示。

杯水情思

城里的水,夹杂着太多人生的离愁别绪。尤是这阴天,更是不爱喝。虽说添两片茉莉花少许可以驱除离家地忧愁,可是那淡淡花香带着苦味,反倒让这抑郁的心怀愈加地苦闷。想是这水太多情,载不动我这一腔的幽怨吧?风去也,何时再能喝到故乡那咖啡水呢?

茶杯中的水,浸泡着窗口的寒风,淡淡没有一点甜味。打量着一窗阴云,想到起故乡的水,味道甘甜还有点苦咖啡的劲。风乍起,泯了一口水,凉透了神经。总觉得里面缺了点东西,不由得皱紧了眉梢。如是往年,几个小伙伴躲在河堤边烧红薯。现在似水一般,没进岁月。

敢情是前几年没见过世面,听人家说,一叶落而知秋矣!见了落叶,百八十个愁苦难奈,撮舌道,天凉好个秋!如今是视尽了愁滋味,管你是秋风还是冬风,一年三百六十五个日子,风风雨雨的总关情。犹如昨日个下了雨,面心里又落了一层叶子儿。看开也就没了秋煞人兮!

本是农家出身,那受得了这般的消停。看了一会儿,眼睛就干涩发痒,想找个座儿让忙活一上午的心休闲一会儿。恰恰地空中飞过两行白雪,叽叽喳喳把这朦胧的睡意全给打发的一干二净,不剩一点困劲。只奈这身子骨不做主,靠着靠着就要去西天参拜佛祖是也。

四下打量这午后的屋子,没个同事,甚是寂静。心里头便着了慌,于是站起身走至墙跟前细细欣赏这窗口地风景。窗前是两处四合院,水泥铺就的墙面,贴了一层瓷砖,看上去甚是巍巍壮观。门前一棵合抱腰的槐树下面,有两个儿童在玩泥巴。风景煞是不错,惊飞了寒鸦。

还是那笑也不叹地美人蕉。风去也罢,雨来也罢,那是那一年,你把叠纸飞机的故事写进她的胸怀里。有多少梦的惆怅,就有多少梦的希望。有多少梦的风雨,驻进了彼此的破船。专等那暴风雨一过,展翅雄飞,三千丈的高空是否像传说中那样美丽?

最是这麻雀娇情。人躲进草窝里,眼睛一眨也不眨。偏是等你走过她的小巢,哗的一声,雨点儿贼怪打湿你的秋千。整的你那个心阿,爱也不是个法,骂也不是个理,只好全当是秋的谢礼。不了了之把手心里面的困意、乏劲,还有腰酸腿疼的,一股脑抹进美人地眼黛。

今夜风起于昨日夕阳残照的五点,雨下得满屋全是落叶。如是那高楼,不曾沾得半点秋思,今日个雨下得像是年羔味,天刚一擦黑,千里烟波浩荡满城风雨。还有街头的那个银杏树。心里个想凑进你的身下,听会雨落九天动天摇,便是风来个巧,打湿了二十四盏明月和芭蕉。

燕飞去了南国,麻雀留在北国;风吹落了黄叶,荒芜了一树的枝枝叉叉,没去麻雀的老巢;雨思下进铁窗,却是找不到避雨的账蓬,呆呆地站在人生的第二个交口惆怅。

雨又嘀嗒了一个上午,天还是阴沉的不得了。槐树间,楼顶里,心坎中都是你雨水的味道。冰凉冰凉的,冻煞了一个人秋季的风景。还记得去年这个光景,街头巷尾,莫不是孩子们的刘海;今年也不知咋会事,雨是一场又一场,没完没了的让人心寒。寻思这天气到底怎么了?

夜半凉品一杯月光,往事如风经不住思量,斜晃倩影走入农家小巷。街坊少闲人,多是夹着高根鞋,羞羞答答踩碎了杯中的雪莲。狗吠深巷里,几家灯火还亮腾着窗里的风雪?月光如水,流过了季节里的麦田;升起袅袅香烟挂在邻家的大槐树间,吹起了那首你最爱听的歌谣。

雨停在农夫的心坎里。盖床被子,任尔东西南北风,想想田野里绿悠悠的麦子儿,这嘴角就合拢不上,一个劲的说,瑞雪兆丰年!瑞雪兆丰年,雪盖三层被。话是这么的说,可这心眼里还是百八十个不愿意,冬天来了就得走,不来不走,心头还有个盼头,让人春暖花开。

风是整整的刮了一个上午,还有雨蒙蒙,落在心涧,雾化了八百里的烟火朦胧。怅望着要是下点雪是多妙阿?村子不大,三四百户人家成线状散落在山沟里。要是下了雪,大雪封山,白蒙蒙的一片,像是盖了层棉被。煞是好看!想起来只剩得两行野猪的脚印还在脑刻行走。

一杯水喝完了,可以再倒,再喝;岁月呢?要是过了还能回来,那人生不就少了两分忧愁,多了几分辛福?如是这样,水也就用不得再倒再喝,多费劲呢?正是人生如一场单乘列车,下一站的风景,就算不是最好,也只能在列车上等待下一站的风景。

命中注定的缘份,即使经历了悲欢离合,终究有破镜重圆的那一刻。爱过的人,才会懂得昨日的是爱。好像月亮又飘进你的下巴瞌,是不是刚才早伸了好几个懒窝窝?天凉了,加上今日还落了一层蒙蒙细雨。这是冬天地前奏,把梦收起,放在心坎里,明天会是个好景色。

崔哲博客本文短连接地址 : http://xn--xwr12q.xn--fiqs8s/UrqmO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