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到爱,或许在下个转角
散文随笔

遇到爱,或许在下个转角

十里平湖霜满天,寸寸青丝愁华年。 ——-落樱 时常一个人很迷茫,很迷茫的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自己好像没有梦想,没有想追求的,没有努力做什么的动力,每天活得不由自主,很累。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会很伤悲,总是有莫名其妙的悲伤涌来淹没自己脆弱的心,有时候觉得自己一个人去想这些,独自去承受~很累。会好想找个人陪,可是心里很明白自己不会像童话有奇遇,不会像偶像剧充满戏剧性的转弯。虽然自己很渴望能那样,但这只是自己一个人的美梦,一个人的世界里有的也就是一个人。

你的美是我从未遇见过的风景
散文随笔

你的美是我从未遇见过的风景

斜阳下的尘夏,稍带热量的微风带着乱发飞扬,是那么的嚣张跋扈,那一刻,时光仿佛忘记了流逝,那一刻,地球像是一个巨大的散光器,那五彩斑斓的光芒射入我心中,我屏住呼吸,担心破坏了这瞬间的美丽。 日落月升,就像没有什么是永远的永恒一样,那夕阳下的一幕终究会被时间所遗忘,情月,带着所被赋予的职责,轻轻的,似微风般的轻抚我的心田,播下爱的希冀。 她那宛如天鹅般的凤眸,淡淡的盯着我,那一丝若无的惆怅叩击着我的心田,淡墨柳眉衬着细腻乳脂的皮肤,轻吹可破的樱桃红般的唇,那轻皱的琼鼻,飘飘长发带着银白飘带肆意飞舞。

回忆,是一段难忘的旋律,缠绕在心间...
散文随笔

回忆,是一段难忘的旋律,缠绕在心间...

秋天的夜,月在云霄上徘徊,风,轻轻掠过窗台,带进一丝残花的芬芳。整个世界,沉入无边的寂静。几许月光,如流水般洒落,犹如给周围的景物披上了一层金黄的衣裳。 在这样寂静的夜晚,总习惯于一本小说的陪伴,或是郭敬明的,或是韩寒的,或是九把刀的,沉醉于每一个故事,总是有一些回忆的点滴在故事中浮现。于是,那些文字成了一种无形的力量,拨弄那根最脆弱的心弦,引起那一丝叫做感动的情愫。 岁月像是一条永流不息的长河,冲碎多少人的回忆,淹没了多少人走过的痕迹。不管在什么季节,都能看到岁月在无情地流逝,晚风吹过寂静的庭院,留下的,是满地凌乱的枯叶和满满一地惨淡的月光。而在一两个月之前,夏天还在这里停留,像是一位多才的画师,为周围的景物添上鲜艳的色彩。我感叹的,是时光的流逝。

舞低杨柳楼心月,歌尽桃花扇底风
散文随笔

舞低杨柳楼心月,歌尽桃花扇底风

我也许就是暮风中那朵低垂的清莲,在今生的渡口,透支着来世,去赴前世约定的梦。所以今生我只是一个过客,走过每一段风景,路过每一座空城,从此只留下一生心疼…… ——题记 又是一个寂静的秋夜,窗外淡月疏菊,清静如水,一卷墨花,一阕思绪,喜欢此刻独处的时光,清淡如秋日里微微拂过的风,种下了这个季节的月朗风清。自古逢秋悲寂寥,这个伤情的秋天里,去年今日的来去匆匆早已落幕,多少离合悲欢又将上演,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,任车如流水马如龙将自己湮没,看着别人的故事,体会自己的人生,也许今生只是戏子,看不见眼前的鲜花,听不见台下的掌声,周遭一切好像与自己无关,只有内心深处那抹根深蒂固的寂寞,始终陪伴着自己,孤独地老去。

杯水情思
散文随笔

杯水情思

城里的水,夹杂着太多人生的离愁别绪。尤是这阴天,更是不爱喝。虽说添两片茉莉花少许可以驱除离家地忧愁,可是那淡淡花香带着苦味,反倒让这抑郁的心怀愈加地苦闷。想是这水太多情,载不动我这一腔的幽怨吧?风去也,何时再能喝到故乡那咖啡水呢? 茶杯中的水,浸泡着窗口的寒风,淡淡没有一点甜味。打量着一窗阴云,想到起故乡的水,味道甘甜还有点苦咖啡的劲。风乍起,泯了一口水,凉透了神经。总觉得里面缺了点东西,不由得皱紧了眉梢。如是往年,几个小伙伴躲在河堤边烧红薯。现在似水一般,没进岁月。

写的是文字,读的是心情
散文随笔

写的是文字,读的是心情

一纸墨香千万字,写的是文字,读的是心情。赏析是能力,字里行间落情感,只待有心人。窗前落月谁人赏?字里生情何人知? 风清夜静,一杯清茶伴我无眠,文字的灵魂侵染着我的思绪,品淡着文字组成的伤感,欣赏着文字组成的浪漫,感受着文字组成诗情画意,那些,都是作者的情感揉碎在字里行间中。谁又把文字染色成多愁善感的秋,谁素手把文字描成欢声笑语的天堂,让你读出不同的感觉,感受不一样心情。能让你沉浸在文字的灵魂里,随着文字的情景而去改变自己的心情,喜怒哀乐全在心中。

落叶时
散文随笔

落叶时

差不多夏季褪去,伴点小雨,秋如此姗姗来迟。空气开始有了秋风的味道,没有播种情意种子,落叶时,我等到的收成是一地的寂寞。 离开篇 这一次,我走得很干脆,以至于离家的惆怅赶不上客车的速度,被远远地甩在家乡。父亲轻言淡语,也许长辈们已经看惯了离别,不会像古时候渡头离别时的那种粘稠。只是我上车时,回头看看父亲的一头白发,似乎手中的行李没有那岁月沉淀下来沧桑那么凝重。这次回家,只见到了母亲一面,她便因为工作的关系匆匆回单位去。我话不多,反而是母亲,唠唠叨叨,从生活习惯到做人常识,毫不疲倦地重新帮我复习了一遍。也许是岁数的增长,我尽然学会了享受中,那天我静静坐着陪她看电视,什么话也不说。她却对着电视里的喜剧情节哈哈大笑,她好像变回了小孩,而我变成了默默关注她成长的长辈。

那些年,有槐花飘香
散文随笔

那些年,有槐花飘香

狮城有没有槐树,不太清楚,不过没关系。那些年的槐花还在记忆中飘香。 小时候,奶奶家巷口长着一棵老槐树,不知多少岁了,奶奶说她嫁过来时就很茂盛了。这是几条巷的会集处,也自然成了人们饭后七嘴八舌的地方。到了槐树 叶茂花繁,甚至很多人的中晚餐,都在树下解决的,端个碗,拣几样小菜,拿个小板凳坐在树下吃将起来,间或有槐花飘到碗里,一口吃将下去,除了饭菜香,还有 槐花香做佐料,日子倒也热络、诗意的紧。不似现在大门紧闭,邻居碰面亦陌生。也许社会进步了,人与人关系却淡化了,有时很困惑,这究竟是进步还是退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