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年,有槐花飘香
散文随笔

那些年,有槐花飘香

狮城有没有槐树,不太清楚,不过没关系。那些年的槐花还在记忆中飘香。 小时候,奶奶家巷口长着一棵老槐树,不知多少岁了,奶奶说她嫁过来时就很茂盛了。这是几条巷的会集处,也自然成了人们饭后七嘴八舌的地方。到了槐树 叶茂花繁,甚至很多人的中晚餐,都在树下解决的,端个碗,拣几样小菜,拿个小板凳坐在树下吃将起来,间或有槐花飘到碗里,一口吃将下去,除了饭菜香,还有 槐花香做佐料,日子倒也热络、诗意的紧。不似现在大门紧闭,邻居碰面亦陌生。也许社会进步了,人与人关系却淡化了,有时很困惑,这究竟是进步还是退步。